<menuitem id="hrvp3"><delect id="hrvp3"><pre id="hrvp3"></pre></delect></menuitem>

    <nobr id="hrvp3"><delect id="hrvp3"></delect></nobr>

    <span id="hrvp3"><thead id="hrvp3"><mark id="hrvp3"></mark></thead></span>
      <dl id="hrvp3"><ruby id="hrvp3"></ruby></dl>

      <menuitem id="hrvp3"><delect id="hrvp3"></delect></menuitem>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ZAKER新聞 09-29

              零跑上市首日暴跌近 40%,但仍有玩家排隊沖入 IPO 修羅場

              9 月 29 日,零跑汽車登陸港交所,但上市首日就破發,跌幅一度接近 40%。截至港股收盤,零跑股價跌幅收窄至 33.54%,報 31.9 港元,總市值為 322.79 億港元。

              作為國內造車新勢力的新興品牌,零跑汽車是國內 " 蔚小理 " 之后第四家成功上市的新能源車企。

              零跑創始人朱江明坦言,此前蔚來、小鵬、理想上市之后的表現,讓很多投資人覺得新能源汽車上的投資機會不錯," 零跑很可能是他們(資方)最后一張門票。"

              豪言之下,盡是朱江明對零跑汽車上市與未來蓬勃發展的自信和底氣。

              2015 年成立,2019 年才開始量產第一款智能電動智能轎跑 S01,業務經營歷史不過短短幾年的零跑汽車到底靠什么撐起上市故事?

              公開資料顯示,零跑是國內目前唯一一家具有全域自主研發能力的新興電動汽車公司,實現了智能電動汽車所有核心系統和電子部件的自主研發設計與生產制造。

              除了零跑,創始人朱江明此前還是安防行業上市公司大華股份的創始人及副董事長。

              據了解,零跑汽車的初創團隊大部分來自大華,大華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大數據與云計算研究院,芯片研究院也都不斷為零跑提供技術支持。

              朱江明說:" 我們不是互聯網造車,更不是傳統造車企業,我們是一家擁有 IT 基因的汽車公司。相比之下,零跑更有優勢。"

              也許是創始人及團隊的背景優勢與企業文化,讓零跑這個新興品牌跑贏了國內眾多更早期就完成市場化的造車品牌,實現上市。

              然而來到二級市場,就不再是單純講打動 LP 的故事,而是真刀真槍比拼收益與回報率的戰場。財務數據并沒有什么優勢的零跑,來到上市這天也只能面對破發的事實。

              回顧招股書,2019 年到 2021 年之間,零跑汽車三年的營業收入分別是 1.17 億元、6313 萬元以及 31.3 億元。歷年虧損額總共達 53.43 億元。

              與此同時,零跑目前為止的銷售數據仍處于虧損狀態。有媒體計算,零跑每賣出一臺汽車就凈虧損 7 萬元。

              此外招股書強調,零跑汽車主要聚焦于價格介于人民幣 15 萬元至 30 萬元的中國中高端主流新能源汽車市場。

              但從交付數據上看,零跑依然依靠著 2020 年上市,補貼后單價在 7.9 萬元 -9.6 萬元的電動微型車零跑 T03 維持銷售數據。由于暢銷的車型單價低,造成其出現利潤率低,甚至賣一臺虧一臺的狀態。

              對于上市首日破發的場面,零跑汽車創始人朱江明坦言," 確實不是很好的時間段,因為全球形勢動蕩,處在下行通道。但我們選擇上市,主要原因是我們不在乎當下的時間段,這是一個長跑。我們更關心的是真正的質量如何,盡快拿到我們的市場份額。"

              實際上,遇冷的車企并不止零跑一家,在大環境不確定因素較多的背景下,尤其是新能源汽車這類資本密集型,技術密集型市場,多家車企上市的多個車型銷量都難達預期。

              今年 7 月,理想 L9 開始向消費者交付,起初本想用理想 ONE 和理想 L9 兩款車型 " 打天下 " 的理想汽車,就銷量來看,并未實現其設想的 "1+1>2" 目標,上月總銷量僅為 4571 輛,環比今年 7 月的 10422 輛下滑 56.14%。

              9 月 21 日,小鵬 G9 正式上市,發布會上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表示:" 如果說保時捷是上一個時代的標桿,那這個時代的標桿是小鵬 G9。"

              然而上市兩天,由于定價過高不被消費者買單,迫于用戶口碑、銷量等多方壓力,小鵬官方只能將這臺備受期待的車型的價格進行了下調,并稱 " 讓客戶爽到,最重要。"

              在這一風波事件的影響下,小鵬的股價并未因新車型的發布而有所提振,而是繼續走在下行通道中,不斷刷新著上市以來的最低價。

              盡管如今入局的造車賽道已是一片修羅場,但還是有著不少車企等排隊紛紛等待沖刺上市,威馬汽車、廣汽埃安、高和汽車等來自不同時期、不同背景的造車新勢力也已經完成多輪融資,正摩拳擦掌朝著奔赴 IPO 進程而 " 內卷 "。

              從宏觀層面而言,新能源車領域早已是整個國產汽車行業未來的主流趨勢。而對于各類造車新勢力而言,新能源車市場的明天似乎無比美好,但在看到黎明的曙光前,新勢力們即便流血也得借助資本市場的力量,在激烈的競爭中活下去。

              畢竟沒人愿意遺憾地倒在黎明前的夜晚。

              ZAKER 新聞出品

              文 / 曾憲天 實習生 曾沛琳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財富解碼 縱橫投資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原創精品

              查看更多內容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