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rvp3"><delect id="hrvp3"><pre id="hrvp3"></pre></delect></menuitem>

    <nobr id="hrvp3"><delect id="hrvp3"></delect></nobr>

    <span id="hrvp3"><thead id="hrvp3"><mark id="hrvp3"></mark></thead></span>
      <dl id="hrvp3"><ruby id="hrvp3"></ruby></dl>

      <menuitem id="hrvp3"><delect id="hrvp3"></delect></menuitem>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10-06

              裸辭去沖浪,“爽閑窮”治愈了我

              圖源:作者供圖

              將近兩年的時間里,我陷入了嚴重的精神內耗。在工作中總是認為自己的工作成果非常差,想象中總有一個嚴厲的身影盯著我,逼迫我完成自己無法做到的事情,每天都活在無盡的恐懼中。

              當這種情緒逐漸演變成病理性焦慮時,我決定辭職,去海邊沖浪。

              中國最負盛名的沖浪地是海南萬寧,它有兩個浪點,日月灣和石梅灣,我選擇了名氣沒那么大,但相對安靜的石梅灣。

              現在沖浪在年輕人中越來越流行,但它還只是一種局限在小眾群體中的高端運動。一來,沖浪對場地要求很高,必須在有浪的海邊;二來教練的價格昂貴,在萬寧沖一次浪花費在 400 元以上(三亞、后海由于人多、浪小,收費較便宜,適合只想體驗沖浪的人)。囊中羞澀的我,決定用時間換金錢,就在沖浪店做了一個月的義工。

              圖源 /unsplash

              來到海邊,最先沖擊你眼球的是自由的穿衣環境。當我拖著行李箱、穿著防曬衣、戴著防曬帽快步走進沖浪店時,遠遠地看到店里的一位女孩,只穿著內衣褲在晾衣服。我內心震驚了幾秒鐘,但仍然裝作見過世面的樣子,淡定地打招呼。

              事實證明,這樣的穿著在海邊再正常不過了——在北京,穿吊帶出門都會覺得自己與周圍格格不入,但在海邊,穿比基尼都沒有人會多看你一眼。

              并不是說,沙灘上都是性感辣妹。這里的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會這樣穿。這種衣著更像是大家的日常著裝,看著非常和諧,沒有刻意賣弄的痕跡。

              當然,穿得少就意味著會曬黑。海南的太陽非常毒辣,哪怕站在陰涼處,風吹過來都能給身體 " 上色 "。所以,海邊幾乎看不到白皮膚的人,甚至隱約形成了一種 " 以黑為美 " 的風尚:皮膚越黑,說明在這里待得越久,沖浪水平越高。

              事實證明,環境會改變自己的審美。作為一個天生白皮膚,且信奉 " 以白為美 " 的人,來到海邊后我轉變了自己的觀念。

              嬌嫩的白色精致但也脆弱,意味著沒有經歷過風吹日曬,維護白皮膚還要給自己造一個 " 殼 ",用防曬衣、防曬帽、防曬霜把自己和自然隔絕開。小麥色則能代表陽光、健康和自由,沒有刻意的矯飾——我走進自然,自然讓我怎樣我就怎樣。

              海邊待了兩天之后,我就拋棄了防曬霜,看著一天黑過一天的皮膚,也沒有任何焦慮。不過,為了防止曬傷,我在中午還是會穿上防曬衣。

              我見到的幾乎所有來海邊的人都迫切地想把自己曬黑。同行的一位義工伙伴,因為頭兩天沒有做防曬措施,皮膚又嬌嫩,胳膊上甚至曬出了水泡,曬傷恢復后,她們都會驕傲于 " 和原住民一樣的膚色 "。

              這種穿衣風格和膚色其實都代表著一種簡單、不受任何約束的生活方式。一些常年在海邊生活的人來到城市后都會有些不習慣。

              一位近期被迫離開海邊的朋友吐槽說:" 在城里待了幾天有點焦慮了。焦慮看不到海,焦慮去一個地方要花好多時間,焦慮走路久了腳還痛,焦慮每天都睡到很晚才起床,焦慮每天出門要想穿什么。我還是喜歡一起床可以騎個車,幾分鐘就能看到大海,喜歡為了沖早浪五點半爬起來,喜歡就算沒浪早起看日出的感覺,喜歡隨便抓件比基尼和短褲就能出門 ......"

              圖源 /unsplash

              海邊的生活真的很簡單,簡單到我們每天關心的問題只是:今天會不會有浪?空余時間要去哪里玩?明天能有日出嗎?

              在這樣的生活里,人的欲望會降到最低。沒有欲望就不會有焦慮,我也不會去想未來的工作、斷掉的工資。正如法國詩人波德萊爾所說," 對于一個既沒有好奇心,又沒有野心的人來說,躺在平臺上或俯在防波堤上,觀望那些人東奔西走,真有一種神秘而高貴的樂趣。有的走了,有的回來了,他們還有力量去渴望,還想旅行或發財。"

              義工們住的房子離海邊只有十幾分鐘的步行路程,每一個不早起的日子我都覺得是在蹉跎光陰。有時候早上我就會拉上同住的朋友去看日出。石梅灣的早晨極其安靜,走在沙灘上,能看見海浪在神秘磁場的作用下逐漸漲到岸邊,大雁排成 " 人 " 字往同一個方向飛,螃蟹在沙灘上打洞 ......

              即便不看日出,在海邊生活,人也會自覺地早起。沖浪店每天 8 點開門,前臺和值早班的義工都會提前一些到店里。這里不管是正式員工,還是義工都只上半天班,沖浪教練根據課表上課。旺季課從早排到晚,淡季一個月只有幾節課。

              我曾問過店里的前臺菲菲,在海邊工作的感覺是什么樣的?她回答說," 爽、閑、窮 "。

              前臺的工資不高,用菲菲的話來說," 連買煙的錢都不夠 ",但有大量的時間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在這里,月租千元就能租到別墅一樣的高檔小區房子,因為時間充裕,很多人都會開拓副業。菲菲業余會經營自己的小紅書,分享海邊的生活,如今是一個粉絲上萬的生活方式博主,接的商務也足夠維系在海邊的生活。

              不過,在海邊工作也有辛苦的一面。暑假是沖浪旺季,菲菲在值班的那半天需要一直接待客人,忙起來的時候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有時候也需要和難纏的客人溝通到半夜。沖浪教練工資相對高,但工作也更辛苦,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 " 在海里賣命 "。江江某天在玩滑板時磕傷了膝蓋,當時恰逢旺季,是難得的掙錢時機,他沒舍得休假,拖著受傷的腿在海里泡了兩天,結果傷口迅速擴大、潰爛,同伴提醒他 " 再這樣下去,你可能要截肢 ",他才請假休息了兩天。

              但在與他們打交道時,大多數時候都能感覺到,他們的生活是輕松而愉悅的,與自然相伴,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沒有多余的壓力和負擔。我時常在想,生活是不是本應該這樣?

              義工的工作也比較清閑。有課的時候,義工負責給沖浪的客人拍照,其余時間都可以自己安排。有時即便沒有課,我也喜歡在店里坐半天,看書或者看海發呆。

              在所有的景色里,唯有大海變幻不定,百看不厭。陰天、雨天、晴天、臺風天,都有不一樣的景色,在海邊也很容易看見 " 五彩祥云 " 和雨后的彩虹。

              在義工們都空閑的時候,我們會騎電瓶車在周邊到處逛,去日月灣、萬寧、某個不知名的小瀑布,或者干脆在馬路上閑逛,觀察熱帶植物。如果是在晚上出門,運氣好的時候,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螢火蟲,這種穿梭于山野之中的感覺令我十分著迷。

              多數沒有課的時候是中午,太陽十分毒辣,但我們還是會頂著烈日出去。毒辣辣的陽光打在身上,反而更能讓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我認為,情緒內耗的本質是人失去了自己和周圍環境的聯系,過度關注于自己的思維,走失在了情緒的迷宮里。解決的辦法就是走出去,感受周圍的環境,哪怕只是徒勞地曬太陽,炎熱的感覺也能讓人的注意力轉到身體,而非思維。

              當然還有沖浪,不用拍攝的日子里,義工可以和教練一起下海沖浪。沖浪其實就是海上滑板,但與陸地滑板不一樣的是,沖浪需要應對變幻莫測的海上環境。

              圖源:作者供圖

              初學者會覺得,能在浪板上站起來就是沖浪,但實際上 " 站起來 " 只是最基礎的一個環節。真正下海之后,你需要逆著一人高、劈頭蓋臉打過來的海浪,走到等浪點,還要學會選擇合適的浪來沖,接著才是上板、滑水、起身。

              初次體驗沖浪后,我的腿上布滿了被沖浪板砸中的淤青,嘴里久久殘留著海水苦咸的味道。但大海就是有一種魔力,讓你想要克服一切困難融入它。真正從沖浪板上站起來,隨著海浪飛馳而下時,那種愉悅感難以用語言描述。

              海邊的生活無疑是浪漫的,但它的另一面,也是平淡。石梅灣娛樂活動少,有的只是山和海,一周不到就能逛完所有地方。剩下的時間,其實也是 " 沖浪店 - 宿舍 " 的兩點一線。

              法國詩人蘭波說," 生活在別處 "。對現狀不滿的人,總認為真正的生活在遠方,在別處,別處的生活是夢、是詩,但你的別處恰是別人的此處。

              海邊人的日常生活,和我們沒有區別,不過是上班、下班,剛來時我問過江江,沒有課的時候你們會做什么,他回答:宅在家里。沒有人會永遠浪漫,或者說,生活是否浪漫不在于你身處何處。

              在海南待了一個月后,我開始想念城市生活,想念家人、豐富的美食、娛樂設施 …… 現在,我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每當我焦慮時,總會想起發呆看海的日子,然后告訴自己:不必執念于某個事情,怎么樣地生活都可以。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69